文章详情

送子名医,杏林春暖

发表于:2017年03月30日 访问人数:8094人


2016年10月20日13:30 来源:南宁晚报

原标题:送子名医 杏林春暖

  走进宾彬教授的办公室,墙上一块写着“送子名医,杏林春暖”的牌匾引起我们的注意。等待宾彬间隙,我们进入他在一家网站注册的个人网页。在宾教授的个人网页和网站论坛上,“认真负责”“态度严谨”“和蔼可亲”等词语在网友留言帖中频频出现。一些患者盛赞宾彬是“见过的最好的大夫”“少有的好医生”。我们发现,宾彬的患者绝大多数人是因不育而来,求嗣梦圆后的他们,给宾彬送上一个亲切的名号——“送子观音”。随后的访谈,话题自然而然就由此展开。

  “送子观音”让他们的人生没有缺憾

  “不孕不育的治疗始终是医学界一道难题,尽管它并不像其他疾病那样会给人身体上带来痛苦,但对人精神上的折磨和摧残却是巨大的,甚至会影响家庭和睦。”宾彬说,“我所做的,就是用自己掌握的医学知识,努力帮助男同胞们实现‘父亲梦’,避免他们的家庭因为不孕不育而离散”。

  宾彬是广西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广中医)男科主任,在将近三十年的临床工作中,他接诊的不育男性不计其数。玉林的岳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宾彬办公室挂着的那块牌匾就是他送的。

  岳先生和妻子7年前结婚,婚后即积极备孕。然而,由于岳先生顶体酶低下,婚后几年妻子的肚子始终毫无动静。为此他在区内多家大医院辗转求医,然而4年过去仍毫无起色,夫妻俩心急如焚。2012年7月,在朋友的介绍下,岳先生和妻子来到广中医男科就诊。宾彬采用经验方中药强精煎加味为他做了治疗。服药三个月后,岳先生的妻子就怀上了宝宝。

  与岳先生相比,南宁的贺先生所受的煎熬更长。由于有严重的弱精子症,贺先生婚后9年没有生育。直到2009年10月找到宾彬,才翻开他人生新的篇章。仅仅5个月的治疗,贺先生的前列腺疾病就得到较理想的改善,精子能力也有了很大的提高。次年妻子生下一个可爱的小宝宝。此时的贺先生已39岁。多年后的今天,回顾当年的茫茫求医路,贺先生仍时有感慨:“有孩子才有未来!是宾主任让我的人生没有缺憾。”

  脾肾并重气血并调圆“当爹梦”

  资料显示,由于环境、饮食、生活方式等多种因素的影响,目前在我国,像岳先生、贺先生这样的不育患者很多,约有15%的夫妇婚后饱受不孕不育症的困扰 ,其中一半以上与男方原因有关。研究发现,少弱精子症、顶体酶活性低下是临床男性不育最常见的两大因素。而对男性精子畸形率过高、活性低下所致的不育症,西医只能通过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如试管婴儿等来帮助妊娠,但因男性精子质量太差,成功率很低。

  为探寻出一条解开男性不育之路,近年来,宾彬对男性不育开展了深入的探讨和研究,并获得了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立项资助。根据多年来的临床经验,他认为,“脾肾两虚,兼有湿热瘀毒”是现代多数男性精子异常性不育的基本病机,得出“要提高精子质量,必须脾肾并重、气血并调方能取得较好效果”的结论。在他的带领下,广中医男科团队精选多种纯正中药配伍制成“强精煎颗粒”,配合运用先进的现代化检测技术与独特的中医学理念,辨证、辨病、辨精多维结合,对少精症、弱精症进行治疗。

  多年的临床应用表明,宾彬推出的这一疗法,能非常显著地改善病变睾丸生精功能和减少生精细胞凋亡,使九成以上的少弱精子症患者恢复自然生育能力。这使得广中医在中医药治疗少弱精子症实验研究方面达到国内的领先水平。

  近年来,区内外许多不育症患者经过宾彬的治疗喜获宝宝的消息频传,来找宾彬看病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是跨省而来,近的有湖南、贵州,远的有浙江、黑龙江等,各种男科疾病都有,以不育占多数。一些国外患者也闻讯前来求医。

  “如果一开始就找对人,我也许可以提前几年当爹。”两年前,黑龙江的陆先生几经周折找到宾彬,经治疗后成功当上了爸爸,庆幸之余,他常如是说。

  “他的心里总是装着病人”

  为了给更多的患者答疑解惑,宾彬利用个人休息时间,通过网络、微信、电话等多种方式与患者交流、及时解答疑问。宾彬的个人网页,每天都有一千多的浏览量,患者对他的疗效满意度和态度满意度评价都极高。

  为减少外地患者的往返时间和经济开支,每次初诊确诊后,宾彬都是让他们把药带回去服用,其后的效果如何,是否需要调整配方以及复查结果,则可以通过网上远程会诊来完成。除了为患者诊病,宾彬还常搜集一些相关的科普文章发给患者,从药物、心理、生理、精神等方面普及健康科学知识。而这些他都是利用晚上休息时间来完成。“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在男性健康方面存在的误区实在是太多了,我做多些宣教,就能让多一些的患者少走弯路。”对此,宾彬说。

  “宾主任的心里总是装着病人,想病人之所想,急病人之所急。”患者陈先生说,有一次他到医院复查时刚好是星期六,检查结果要下午才出来。按出诊安排,宾彬周六上午出诊下午休息,周日全天休息。当得知陈先生从外地来以后,宾彬让他下午拿到复查结果后去诊室找他。“为了让我少在旅馆住两晚,宾主任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这么好的医生,我真的是第一次遇上。”陈先生感动地说。

  实际上,在宾彬身上,像这样的情况可以说如同家常便饭。有时宾彬周末外出开会、学习或是会诊,有的外地患者来到医院后没见着他,就给他打电话。散会后只要有可能,宾彬都会连夜飞回南宁,以便第二天一早病人能看上病。

  一些熟人不理解宾彬的做法,认为男科疾病不是急症,不必这么着急。对此,宾彬的看法是:“外人无法理解不育患者心中的焦虑,早一点知道诊疗结果和下一步的治疗方案,对他们来说,不只是节省时间和金钱那么简单,还能减轻他们的心理压力,早一些为他们带来希望。”

  “作为医生,良知必须列于首位”

  随着名气的扩大和粉丝的激增,一些网络平台负责人跟宾彬联系,希望能跟他合作,通过网上诊疗、开方、配药代煎等形式收取相应费用,收费多少、双方如何分成等都可以由他来决定。尽管这些收益相当可观,但每一次宾彬都拒绝了。

  一些人为此讥笑宾彬,说他“傻”,光知道看病不知道赚钱。“为病人解除病痛是医生最大的心愿,我只是做了一名医生该做的事情。”面对这些言论,宾彬淡淡一笑,说,“当然,医生也要养家糊口。但是,作为医生,一定要首先把良知列于第一位。凡是以利益为导向的诊疗模式,肯定都有问题。在利益的诱导下,医生很难从医学、科学的角度来做出最合理的治疗,这必然会影响到疗效。”当年高考结束填报学校志愿时,从重点大学到中专学校志愿,宾彬选择的全部是医学院校,立志要做一名好医生。将近三十年来,宾彬始终不改初心。

  在宾彬的微信好友通讯录里,患者占了绝大多数。从宾彬的好友圈动态,患者能了解到他的去向。有一次,宾彬到深圳开会,深圳附近的一些患者从网上得知后,就到会场去等着。会议期间的茶歇桌,就成了宾彬的临时诊台,望闻问切,分析化验单结果,指导下一步的检查和治疗。而对所做的这些,他一分钱没收。

  作为一名有着将近三十年一线临床经验的硕士研究生导师,这些年宾彬带出的学生很多,遍及全区各地。在他的熏陶下,这些学生走上工作岗位后,不仅医学知识扎实,在服务理念、待人接物、为人处世等方面都表现不错,深受用人单位和患者的赞赏。

  “宾教授就是我的学习榜样。我相信,只要尽心尽力地把事情做好,正当合理的收益自然会有的。”宾彬的学生小王说。

  行进在“男科大道”,为患者打开幸福大门

  我国的男科学基础研究和临床工作发展较晚,虽然祖国医学早有“男科”内容,但从未成为系统专科,长期以来,在现代医学中男性生殖系统疾病的诊治由泌尿外科承担。广中医男科是宾彬在1998年一手创建,可说是我区较早成立的独立男科。

  谈起创建男科的初衷,宾彬说,男科疾病很常见,但过去很少有专业男科,男科疾病患者缺少专业诊疗。加上男性疾病隐私性强,很多患者不愿到综合科室就诊,宁愿隐忍也不愿就医,导致疾病得不到很好的解决,影响了家庭幸福。

  为了让男性疾病患者得到专业、科学的诊疗,上世纪90年代初,宾彬先后多次到北京、上海参加男科学的培训班,边干边学。1998年,他来到江苏南京,师从我国当代著名中医男科专家徐福松教授,专门进修三个月。回到南宁后,在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筹备创建男科。

  十多年来,宾彬一直本着大医精诚、与时俱进的态度,在这条“男科大道”上不断创新,为众多患者打开幸福的大门,而广中医男科也在他的辛勤浇灌下日益茁壮成长。

网友、医生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微医提供平台支持 Copyright 2011-2017版权所有。  浙ICP备15034772号-2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