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病例分享:超声骨刀切除椎板救治73岁椎管极度严重狭窄患者

发表于:2016年10月09日 访问人数:6494人

       近日,73岁的西安患者,入院主诉“左上肢麻木并右下肢无力1年”的马大爷在唐都医院神经外科完成椎板切除手术后症状缓解明显,没有明显不适,已经能够出院调养时,刘大爷儿子特为唐都医院神经外科脊柱脊髓疾病治疗组组长李维新教授送来锦旗以示感谢。

       马大爷地道的“老西安”,退休以后,身子骨一直都不错。可是1年之前,马大爷在没有受到明显诱因的情况下出现“间断性左上肢麻木、右下肢无力不适”,辗转于多个医院都被诊断为“颈椎管狭窄,后纵韧带骨化”,建议手术。马大爷和家属考虑到手术的风险,一直没有选择手术。今年以来,马大爷症状进一步加重,以左上肢麻木为著,为进一步治疗,选择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就诊。

       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神经外科脊柱脊髓疾病治疗组组长李维新教授回忆马大爷入院时的症状表示:“患者在入院的时候症状已经极为严重,双下肢近乎痉挛的僵直,剪刀样步态,走路需要人扶,基本无法自行行走,肌张力非常高,双上肢已经出现了手肌的萎缩了,骨间肌严重的萎缩,以及感觉的麻木和双肩的疼痛,已经严重到夜间不能入睡。”

       入院后,马大爷查颈椎MRI示:颈椎曲度变直,椎体序列欠整齐,颈3-胸2椎体前后缘部不同程度呈唇样改变,以颈5-胸1椎体为著,颈3-7双侧钩椎关节骨质变尖,颈椎部分椎体内见斑片状短T1、长T2信号影,颈4/5、5/6、6/7、颈7/胸1椎间盘向后超越相邻椎体后缘,相应水平硬膜囊及脊髓不同程度受压,部分层面椎管前后径变窄,最窄处为颈5/6,约0.6cm。

影像学资料




       李维新教授表示:“患者的症状已经极为严重,影像学检查能清楚的看到颈4、5、6三个节段椎管的明显狭窄,而且狭窄已经极为严重了,如果我们正常椎管容积前后径按100%算,这位患者狭窄程度已经到了80%-90%,就是椎管容积已经完全减小了。”

       结合病史、症状、体征及影像学检查资料,唐都医院神经外科考虑马大爷为:颈椎管狭窄,后纵韧带骨化。

       至于症状出现原因,李维新教授介绍,患者是由于后纵韧带骨化造成的椎管中间的绝对值缩小,导致脊髓缺血受压,形成这样一系列的症状。

       唐都医院神经外科经过讨论认为:患者左上肢麻木并右下肢无力症状明显,有明确手术指征,无绝对手术适应症,建议尽快行手术治疗,手术应该行“后正中入路脊髓神经根减压植骨融合内固定术”。

       颈部是较为脆弱的部位,而且向马大爷这样椎管狭窄已经接近90%的患者手术风险非常高,因为在这种狭窄的程度常规的椎管咬钳是无法进入进行减压的,如果强制放进去会加重挤压,哪怕一瞬间的压迫也有可能导致仅存的颈椎代偿完全消失,导致高位的截瘫。正是因为之前的医院推荐的手术方式和手术风险难以接受,马大爷一家才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手术。

       对此,李维新教授表示:“其实如果患者早期选择手术的话手术的风险较小和治疗效果更好,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患者一直没有选择手术。在我院就诊时,患者双下肢绝对的僵硬,生活不能自理,已经接近半瘫痪状态,只能选择手术,但在这种椎管狭窄已经达到90%的情况下,手术风险无疑就更高了,但是我们借助神经外科的特色手术器械超声骨刀来进行椎板切除的话能够有效的减小手术风险。”

       术后,马大爷没有出现明显的不适,就像手术预期一样,患者双下肢肌肉僵硬、上肢疼痛感觉缓解明显,目前已经出院调养。

       出院时,李维新教授指出,患者要想在短时间内恢复的以前的健康状态还是很困难的,接下来需要康复科康复医师的配合,再做一些神经功能营养这些治疗的话配合患者本人的功能锻炼,患者应该会有良好的恢复。

术后影像学资料




手术前后对此


       李维新:超声骨刀在神经外用途广泛,效果明显

       这个病例中,使用神经外科特色技术之一的超声骨刀。李维新教授介绍,超声骨刀做椎板的切除的好处在于可以在不进入椎管的情况下切开椎板,而且它是一个微小的震荡,对软组织没有损害,所以我们在显微镜下用超声骨刀进行椎板减压就不会造成颈椎管的进一步狭窄,手术来说安全性就会提高很多。

       此外,李维新教授指出,类似马大爷这种狭窄程度超过90%的患者在唐都医院神经外科处理的病例中并不罕见,“利用超声骨刀和显微的高速磨钻的技术在治疗椎管肿瘤、严重的后纵韧带骨化、严重的腰椎管狭窄、严重的颈椎管狭窄以及严重的颅颈交界区狭窄中与传统的椎板咬钳开窗手术相比较,手术的风险已经大大的降低了,所以超声骨刀在神经外科手术中可以说是用途广泛,效果明显。”

       唐都医院神经外科——年龄不再是手术的相对禁忌,为患者架设通往健康的桥梁

       此例病例中,另一个让患者和家属一直难以下定决心的因素就是患者的年龄。

       “事实上,73岁并不是临床是年龄特别大的患者。我们唐都医院神经外科脊柱脊髓疾病治疗组做的多是由于退变导致的颈椎病腰椎病手术,所以患者年龄比较大,70岁、80岁的都是我们经常做的,最大年龄我们做过86岁的病人。”李维新教授介绍:“事实上,只要患者身体状况能够耐受手术,我们都可以对他实施椎管、脊髓神经根的减压。”

       当然,脊柱脊髓疾病治疗水平的提升不是个例,而是唐都医院神经外科整体医疗水平发展的一个缩影。

       李维新教授介绍,随着唐都医院神经外科医疗水平的发展,许多外科手术特色治疗逐渐被应用与临床并推广开来,比如80多岁的老人心脏有问题,就联合心内科,做过评估以后装临时心脏起搏器;很多患者伴发高血糖,那我们就内分泌科会诊装胰岛素泵;心肺疾病的患者的话,唐都医院麻醉科室麻醉水平也是非常高的,对相应的病人都会有相应的处理。

       “所以,现在高龄已经不是手术的相对禁忌了,伴随有其他病症的疾病唐都医院神经外科都会有相应的处理来保证手术的安全。正如我们所说的‘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为患者架设通往健康的桥梁’。”李维新教授说道。

网友、医生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微医提供平台支持 Copyright 2011-2017版权所有。  浙ICP备15034772号-2

浙公网安备 33048302000102号